×

案例展示CASE

+-
某保险公司只要履行提示义务即可免除责任时间:2019-05-17 06:36 浏览次数:

  熊某酒后驾驶轿车与无机动车驾驶证的王某驾驶的三轮载货摩托车相撞,致使王某及三轮车上的陈某受伤。交警部门认定,熊某负事故全部责任,王某、陈某无事故责任。双方因赔偿事宜对簿公堂,法院一审判决熊某车辆承保的保险公司赔偿6万元、熊某赔偿20.33万元。作为原告的陈某不服判决提起上诉,近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6年11月26日15时许,饮酒后的熊某驾车沿即墨区城马路由北向南行驶至朱家泊子村处,与王某驾驶的三轮载货摩托车相撞,致使车辆损坏、王某及摩托车上的陈某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熊某驾车违反规定,系事故全部过错,负事故全部责任。据了解,熊某所驾驶车辆在某保险公司购买交强险、50万元第三者商业责任险及不计免赔。交强险在另一案件中已使用6万元。事故发生后,陈某被送往医院治疗,诊断为多处骨折及肌腱闭合性断裂等,住院58天。治疗共支付医疗费7.91万元,熊某已付3.5万元。2017年3月16日,陈某之伤经司法鉴定,致残程度为十级伤残二处。后双方就赔偿事宜未能达成协议,陈某将肇事司机熊某、肇事车车主陆某和某保险公司告上法庭,索求各种费用共计28.99万元。即墨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此次事故,经过公安部门认定,由熊某负事故全部责任,王某、陈某无事故责任,法院予以确认。因熊某系酒后驾驶车辆,某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陈某主张的各项费用计算有误,予以纠正;其他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法院认为,由保险公司在强制保险医疗费限额范围内赔偿陈某5000元,余款按事故责任比例由熊某赔偿;护理费、交通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精神抚慰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共计20.54万元,由保险公司在强制保险死亡伤残限额范围内赔偿5.5万元,余款按事故责任比例由熊某赔偿;被告陆某作为肇事车辆登记车主,在该事故中无过错,不承担赔偿责任。综上,即墨法院一审出判决:被告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陈某各种经济损失6万元;被告熊某赔偿原告陈某各种经济损失20.33万元。后陈某对一审判决不服,向市中院提起上诉,请求依法改判某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责任保险内承担赔偿责任。同时,熊某和陆某均主张某保险公司并未向其交付过保险条款,也未以其他方式就免责条款向其尽到提示和明确说明义务,某保险公司也未举证证明已尽到上述义务。另外,饮酒后驾驶机动车不同于醉酒后驾驶,不属于保险法司法解释中的“禁止性规定”。故不能认定免责条款已经生效,某保险公司应在商业三者险内承担责任。该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某保险公司应否对该车辆承担商业三者责任险赔偿责任。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相关规定,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的,法院应当认定其履行了保险法规定的提示义务。具体到该案,熊某酒后驾驶机动车肇事系严重的交通违法行为,违反了我国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应系法律规定的免除保险公司责任情形。对于法律规定的免除责任情形行为,某保险公司只要履行提示义务即可免除责任,不需要举证证明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该车辆保险单上有陆某所写的声明,并由陆某签字。熊某、陆某虽否认声明及签字系陆某本人的字迹,但某保险公司已就履行了提示义务并完成了举证证明责任后,熊某、陆某以及陈某均未再提交有关证据予以反驳。因此法院对某保险公司所提交的投保单所载有关提示义务内容的效力予以认定。据此,市中院作出判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二审应予维持。